2013年4月底的一天,鹤壁煤业公司安监科原科长李某找到李元继,直言有一个水电企业想请他帮忙协调,在公司的铁路上铺设一个临时道口。“这个企业有的是钱,你可以把预算做高点儿。”李某笑着叮嘱李元继。

当曾在工程上被关照过的劳某送给李杰20万美元时,李杰出于放松心理不假思索地收了,后因劳某被查,李杰分两次很快退还了这20万美元。“后来劳某没事了,我便找机会跟他要回了这笔钱。”一直到李杰案发被检察机关调查时,他才明白,原来自己以为的“天衣无缝”太天真。“我的这些行为与解释终究瞒不过办案人员。”李杰对自己的放松心理追悔莫及。